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新疆歷史>> 絲路文化  

耶律楚材及其邊塞詩

http://www.xjass.com  2010年11月16日 12:25:01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摘要]耶律楚材是蒙元時期一位杰出的政治家,也是一位很有成就的詩人。其邊塞詩題材廣泛、內容新穎,詩歌多描述邊地的征戍生活、謳歌西域的自然景觀、反映邊塞的民情風俗、展現邊疆的狩獵場景等,具有濃烈的民族特色和地方色彩。耶律楚材邊塞詩風格的形成與其生長的文化環境及豐富的生活實踐密不可分。

[關鍵詞]耶律楚材;邊塞詩;西域

  

耶律楚材(1190∼1244),字晉卿,號湛然居士,契丹貴族後裔。他生活于民族矛盾和階級矛盾復雜交織的金、元易代之際,先後服務于金政權和蒙古政權,官至金燕京行尚書省左右司員外郎和蒙古中書令。耶律楚材輔佐蒙古最高統治者數十年,為其規劃大政、草創制度,最終推動了蒙古政權的封建化,為元朝立國做出了重要貢獻。耶律楚材學識淵博,其學術上的成就,堪與政績並稱,所著數百首詩歌絕大多數收集在《湛然居士文集》中。

  

   一、耶律楚材邊塞詩的主要題材

(一)描寫邊地的征戍生活

耶律楚材詩歌題材廣泛、內容新穎,其中描述塞外風情和征戰生活的作品約佔一半,詩人用獨特的眼光觀察邊塞風物,具有濃烈的民族特色和地方色彩,開闢了邊塞詩的新局面。《過陰山和人韻》??和《再用前韻》??是前後相承的兩篇詩作。兩首詩氣象宏大,表現了成吉思汗大軍不畏艱險、包舉宇內、並吞八荒、不可阻擋的磅礡氣勢。前者寫道:

  

  陰山千里橫東西,秋聲浩浩鳴秋溪。

  猿猱鴻鵠不能過,天兵百萬馳霜蹄。

  萬頃松風落松子,郁郁蒼蒼映流水。

  六丁何事夸神威,天台羅浮移到此。

  雲霞掩翳山重重,峰巒突兀何雄雄。

  古來天險阻西域,人煙不與中原通。

  細路縈紆斜復直,山角摩天不盈尺。

  溪風蕭蕭溪水寒,花落空山人影寂。

  四十八橋橫雁行,勝游奇觀真非常。

  臨高俯視千萬仞,令人凜凜生恐惶。

  百里鏡湖山頂上,旦暮雲煙浮氣象。

  山南山北多幽絕,幾派飛泉練千丈。

  大河西注波無窮,千溪萬壑皆會同。

  君成綺語壯奇誕,造物縮手神無功。

  山高四更才吐月,八月山峰半埋雪。

  遙思山外屯邊兵,西風冷徹征衣鐵。

  

詩中記述了成吉思汗西征大軍穿越千里陰山(今新疆境內的天山山脈)之情景,描繪了行軍途中所見種種奇觀異景,渲染了千里陰山的高峻險要,烘托了“天兵百萬馳霜蹄”的威武雄壯,表現了西征大軍不畏艱險、一往無前的豪邁氣概。後者則熱烈頌揚成吉思汗西征的赫赫武功:

  

  西望月窟九譯重,嗟呼自古無英雄。

  出關未盈十萬里,荒陬不得車書通。

  天兵飲馬西河上,欲使西戎獻馴象。

  旌旗蔽空塵漲天,壯士如虹氣千丈。

  秦皇漢武稱兵窮,拍手一笑兒戲同。

  塹山陵海匪難事,翦斯群丑何無功。

  

耶律楚材親眼目睹了成吉思汗西征大軍的浩蕩氣勢,翻越陰山,放眼西望,仿佛到了天涯,慨嘆古代出使西域的人行程有限,以至于邊遠之地未能與中原進行交往。詩人認為成吉思汗遠征是亙古未有的偉大功業,連秦皇漢武一世英雄亦無能與比。

  (二)謳歌西域的自然景觀

《過金山用人韻》ゞ是詠唱金山(今新疆境內的阿爾泰山)的詩:

  

  雪壓山峰八月寒,羊腸樵路曲盤盤。

  千岩競秀清人思,萬壑爭流壯我觀。

  山腹雲開嵐色潤,松顛風起雨聲乾。

  光風滿貯詩囊去,一度思山一度看。

  

詩人用細膩的筆調寫出了邊疆山河的特色,栩栩如生地再現了大自然的面貌,表達了詩人熱愛山河的真摯感情。

  (三)反映邊塞的民情風俗

耶律楚材在中亞駐留達10年之久,創作了許多詩歌,他懷著極大的興趣描述了在中原人士看來奇異的事物。其中,既有自然現象,又有異域習俗。組詩《西域河中十詠》々中有如下詩句:“飽啖雞舌肉,分餐馬首瓜”,“六月常無雨,三冬卻有雷”,“沖風磨舊麥,懸碓杵新粳”,“春月花渾謝,冬天草再生”,“麻箋聊寫字,葦筆亦供吟”,“每春忘舊閏,隨月出新年”,“強策渾心竹,難穿無眼錢”,“城隍連畎畝,市井半丘墳”,“食飯秤斤賣,金銀用麥分”,“黃橙調蜜煎,白餅糝糖霜”,“漱旱河為雨,無衣壟種羊”。“河中”即今烏茲別克斯坦的塔什干,耶律楚材在那里居住了很長時間,詩中陳述的各種物類事象形象生動地反映了西域的工商農事、氣候特產、風俗民情等,給人一種新奇感。

  (四)展現邊疆的狩獵場景

在我國的古代詩歌中,以邊塞狩獵為內容的數量不多,但在耶律楚材的詩歌中竟多達10首。持弓狩獵是游牧民族的一項日常活動,耶律楚材在漠庭期間,常從窩闊台汗秋彌冬獵,四季巡幸。《扈從羽獵》??是其狩獵代表作

  

  湛然扈從狼山東,御閑天馬如游龍。

  驚狐突出過飛鳥,霜蹄霹靂飛塵中。

  馬上將軍弓挽月,修尾蒙茸臥殘雪。

  玉翎猶帶血模糊,碌耳嘶嗚汗微血。

  長圍四合匝數重,東西馳射奔追同。

  鳴鞘一震翠華去,滿川枕籍皆豺雄。

  

詩歌描寫詩人跟隨窩闊台汗在狼山東圍獵的情景,寫得真切自然、生動凝練,使人看到了開闊雄壯的蒙古圍獵場面和蒙古族的英武之氣。

  

  二、文化環境及生活實踐對耶律楚材邊塞詩創作的影響

耶律楚材筆下的邊塞詩題材廣泛、內容新穎、格調淡雅、境界清新、藝術風格獨樹一幟,這與他生長的文化環境及豐富的生活實踐是分不開的。

耶律楚材生長在漢化的契丹族士大夫家庭。其八世祖耶律倍乃遼太祖長子,精通漢文、知音律、善繪畫、精醫術,以博學多才著稱。父親耶律履為金朝名臣,通六經百家之書,精于術數,兼諳契丹、女真文字,歷任國史、翰林、禮部諸職,官至尚書右丞。母親是名士楊曇之女,知書識禮,曾教授宮中。耶律楚材自幼秉承家學,“博覽群書,旁通天文、地理、律歷、術數及釋老、醫卜之說”。??中華民族相對發達的文化,在這個契丹族的世代家庭里明顯地體現出來。耶律楚材生活在金中都(今北京),是當時我國北方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學術氣氛非常濃厚。良好的家庭和社會文化環境為耶律楚材的成長提供了條件。

耶律楚材步入仕途之時,正是蒙古大軍揮師南下、金軍節節敗退之際。1215年,耶律楚材26歲時,蒙古大軍攻佔了金中都。1218年,耶律楚材應成吉思汗的征召,成為貼身幕僚,此後,一直跟隨成吉思汗和窩闊台汗。耶律楚材走遍了阿爾泰山、天山、尋思干、伊犁、吐魯番、鄯善等地,足跡遍及大漠南北和西域邊地,自謂“扈從鑾輿三萬里”,“行盡天涯萬里山”。所到之處,他都留意當地的地理、民情、風光、物產,寫下了大量的紀行詩篇。豐富的生活實踐為耶律楚材的詩歌創作提供了不竭的素材。

耶律楚材身為契丹皇室後裔,做過金朝職官,又事蒙古政權,這種特殊的身世經歷是多數儒士所不具備的。耶律楚材受到漢族文化的燻陶,又長期同蒙古族及西域其他民族生活在一起,能廣采兄弟民族之長。他從久經戰亂的中原來到相對平穩的西域,對一切都感到新奇,精神上十分欣慰,因而懷著驚喜之情寫出了反映當地風俗的長篇詩歌。

耶律楚材在世代博學的條件下和文化薈萃的環境中,不斷汲取營養,盡情接受中華民族優秀文化的燻陶。扈從西征的經歷和特殊的身世也直接影響到耶律楚材詩歌的意境和風格。耶律楚材詩歌填補了蒙古汗國時代詩史的空白,對元代的詩歌產生了巨大影響。ぃ

  

  [注釋]

  ヾゝゞ々ぁ耶律楚材著、謝方點校:《湛然居士文集》,中華書局1986年版。

  あ明•宋濂等:《元史•耶律楚材傳》,中華書局1976年版。

  ぃ孟廣耀:《北方民族史研究》,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

稿源︰ 《絲綢之路》2010年第20期 作者︰ 王平 楊柳 責編︰ 王旭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