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理論前沿>> 哲學研究  

資本主義批評資本主義——“創造性資本主義”對新自由主義的批判

http://www.xjass.com  2012年05月02日 16:05:33 新疆哲學社會科學網

    2012年1月,達沃斯論壇的第一主題就是“重塑資本主義”,表明新自由主義的資本主義已經走到窮途末路。其實,早在2008年1月,比爾?蓋茨等就發現了資本主義存在的嚴重弊端,他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的發言中,提出了“創造性資本主義”的設想。此概念一經提出,立刻引起廣泛關注。“創造性資本主義”是什麼?它是在怎樣的背景下誕生的?它的基本理念是什麼?它能夠替代新自由主義、保障資本主義制度的強勢發展嗎?本文擬圍繞“創造性資本主義”進行簡要解析。

    一、 “創造性資本主義”提出的歷史背景︰新自由主義遭到富豪和民眾詬病

    新自由主義在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前後,達到了發展的頂峰。有相當多的人認為,東歐劇變、蘇聯解體、中國走向市場經濟道路,表明自由市場經濟和西方政治模式經受住了實踐的檢驗,成為了人類社會最終選擇的永恆適用的政治經濟模式,進而有人提出了“歷史終結”的結論。然而,僅僅過了20年,以2007年美國次債危機為導火索,資本主義經濟危機迅速彌漫發達資本主義國家,時至今日,資本主義擺脫危機的希望依然渺茫。從底層的民眾到資本主義富豪,大家都開始反思資本主義制度。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民眾開始否定新自由主義,並通過“佔領華爾街”等運動表明了自己的立場。資本主義體制內的弱勢群體——普通民眾,在金融危機爆發後,對政府解決危機不力的不滿以街頭抗議的形勢表現出來,提出了“最基本的事實就是我們99%的人不能再繼續容忍1%人的貪婪與腐敗”的口號,劍指資本主義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表明民眾對新自由主義已經忍無可忍。

    社會分裂為99%和1%,正是在推行新自由主義的30余年間急速形成的。推行新自由主義的30余年,窮人和富人之間的收入差距越來越大。世界183個國家和地區收入排行榜的前20名,除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和加拿大外,都是歐洲國家。排在後面的25個國家中,有14個在非洲,8個在亞洲,美洲和歐洲各有一個國家。貧富差距不僅在世界各個地區之間越拉越大,在每一個國家內部也是如此。以美國為例,2011年9月13日美國人口普查局發布了《美國2010年的收入、貧困與醫療保險現狀》的報告。報告顯示,2010年美國貧困率為15.1%,貧困人口達到4620萬人,為52年來最高。收入在貧困線以下的“深度貧困”人口為2050萬人,為36年來最高。沒有醫療保險的美國人口數量從2009年的4900萬人上升至2010年的4990萬人。八成美國人認為美國經濟很糟糕。報告顯示,美國收入最低的10%的人的所得比1999年下降了12.1%,收入最高的10%的人同期只下降了1.5%,而同期收入顯著增長的唯一人群是最富有的1%的人群。“佔領華爾街”運動正是在這種背景下發生的。

    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民眾對新自由主義的不滿和抵制是以“佔領華爾街”運動為樣板的一系列運動的方式表述出來的。從表面上看,“佔領華爾街”運動的導火索是資本主義經濟金融危機引起的大規模失業,再深究其原因是新自由主義推行30余年導致的貧富差距的加大,而最為根本的原因是資本主義制度本身。資本主義制度引起了窮人與富人之間因財產不平等而導致的生存條件、社會地位、發展前景等一系列不平等的鴻溝。以美國為例,美國社會發展到今日貧富分化、經濟失衡、失業率高居不下的局面,里根政府推行的新自由主義政策是始作俑者,新自由主義政策造成了美國社會階級關系和社會結構的進一步改變。早在1981年里根任期之初,就推動了所謂的“經濟復蘇稅收法案”,把全美最富裕階層的稅率從70%降到50%。隨後在1986年的另一次稅收改革中,這一稅率更是戲劇性地下降到了28%。但與此同時,美國低收入階層的稅率卻從11%上漲到15%。同時,由于公共職能的退卻和萎縮,國家也無力保護被市場邏輯忽略的弱勢群體。美國社會保障網絡的拆除,社會福利項目的削減,早在金融危機爆發之前,就把社會底層拖入一種無望的境地。“佔領華爾街”運動發出的正是社會底層的吶喊,他們表述的主要意圖是要反對美國政治的權錢交易、兩黨政爭以及社會不公正,撼動的卻是資本主義制度的根基。

    除了民眾,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富豪也看到了新自由主義的僵局。比爾?蓋茨提出“創造性資本主義”,表明一部分資本主義體制內的富豪對新自由主義持否定態度。在提出“創造性資本主義”之前,比爾?蓋茨等富豪已經在思考資本主義制度的發展問題。他提出“創造性資本主義”,說明資本主義制度的受益群體——資本主義制度體制內的一部分富豪,對新自由主義存在的問題具有了清醒的認識。他們看到了新自由主義的不可持續性,看到了新自由主義的沒落,提出了替代新自由主義的“創造性資本主義”方案。(有關“創造性資本主義”的基本思想和圍繞“創造性資本主義”進行的一些爭論可以參見邁克爾?金斯利編著的《創造性資本主義破解市場經濟悖論》,中信出版社2010年版)比爾?蓋茨認為,技術的突破能夠解決核心的問題,技術在為數十億人服務,並且這一範圍在逐漸擴大。但是,技術的突破只改變了那些有支付能力的人們的生活,即有經濟需求的人們的生活。而經濟需求(economic demand)並不等于經濟需要(economic need)。數十億人需要計算機時代的偉大發明,底層的人們也需要這些東西。但是,在現行市場運作方式下,他們沒有辦法表達自己的需要,沒法獲得這些東西。在全球範圍內,大約有10億人食不果腹,喝不上清潔的飲用水,用不上電,而這些都是我們已經習以為常的生活必需品。最底層的10億人每天生活費還不足1美元。這最底層的10億人不但沒有享受到全球經濟發展的好處,相反,他們還要承受將他們拋在一邊的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弊端。氣候變化的成因與他們關系不大,可氣候變化偏偏對他們的生活影響最大。全世界每年有超過100萬人死于瘧疾,然而這類疾病得到的關注還比不上防治脫發的藥物。為什麼他們享受不到經濟發展的好處?原因就在于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機制。這表明,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機制將整個人類分割成幾個部分。首先,它將全球的人類分成為資本主義制度內的人和資本主義制度外的人。資本主義制度內的人可以享受到技術創新給人類社會生活帶來的方方面面的改變,當然,有好的方面也有不好的方面。資本主義制度外的人享受不到資本主義發展的成就,他們只能承受資本主義發展的弊端。同時,在資本主義制度內部,人們也被分成幾個部分。一部分是得益于資本主義制度的富豪階層,隨著他們財富增加,為他們服務的經濟動力就相應增強;另一部分是資本主義制度內部的廣大雇佣階層,隨著他們財富的減少,為他們服務的經濟動力就相應減少,直至消失。當然,在雇佣階層中會有極少的一部分可以變成富豪,但是,絕大多數變得越來越貧窮。這種現象,越來越讓資本主義制度陷入發展性危機。

    為解決資本主義的制度性危機,一些資本主義富豪在思考如何從理論上改進資本主義制度的同時,還采取了實際行動。2011年8月14日,美國“股神”巴菲特公開呼吁對美國國內富豪增稅,以幫助美國政府削減預算赤字。巴菲特直言自己“已經被對億萬富翁們很友善的國會呵護得夠久了”。他建議,對資產超過100萬美元的富豪提高稅率,對資產超過1000萬美元的富豪,還應增加額外的稅收。2011年11月17日,由美國“財政力量之愛國財團”中的138名富豪聯合簽名,致信美國總統奧巴馬和美國國會,請求為國家考慮,向他們這些富豪多征稅。“財政力量之愛國財團”成立于一年前,旨在說服國會終止前總統小布什實施的富人減稅政策,不過未獲得成功。現在,該組織又向由12名國會議員組成的“超級委員會”提出同樣要求。“請做這件正確的事,提高對我們的征稅”。控制眾議院的共和黨反對增加富人稅收。他們認為,提高富人稅收會影響就業,其根本原因在于,美國國會議員們不僅財富傲人,還投資有道。一份調查指出,過半的參議員與4成眾議員申報資產增值。這與金融海嘯後,許多美國民眾財富縮水、房屋成為負資產的慘狀截然不同。數字顯示,大多數美國民眾投資無方或已無能力投資,但國會的富豪們身家不減,以錢賺錢。奧巴馬計劃向年薪百萬的高收入階層加稅,在國會遭到阻撓。如果通過增稅方案,首先受到影響的就是國會的富豪們。所以,盡管頭腦清醒的富豪們積極地向政府建議多征自己的稅,以便維持資本主義的穩定運行,但是,對于當前資本主義的困境,他們認為靠新自由主義已經無力解決,必須探索新的解決渠道。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以比爾?蓋茨、沃倫?巴菲特等為代表的一批美國富豪開始積極探討“創造性資本主義”概念,希望用“創造性資本主義”這個新型的資本主義建設模式,緩解資本主義社會的階級矛盾,改善底層民眾生活,將被拋棄在資本主義體制之外的人納入資本主義體制內,讓他們也能夠享受資本主義的經濟發展成就,以期擺脫資本主義目前的僵局。

    二、“創造性資本主義”的基本理念

    “創造性資本主義”的主旨是︰“讓資本主義的這種為富人服務的屬性同樣也能夠幫扶窮人”。為了能讓利己主義更好地發揮作用,從而讓每個人都能從中獲益,比爾?蓋茨認為,“需要完善資本主義制度”。也就是說,比爾?蓋茨看到了現行資本主義制度的危機。比爾?蓋茨提出的“創造性資本主義”制度體系“有兩大使命︰一是賺錢盈利,二是改善那些無法充分享受市場經濟益處的人群的生活。” 在這一新的體制下,政府、企業和非營利性組織可以攜手共進,企業可以兼顧行善和盈利,讓市場在更大範圍內發揮作用,使更多人從中獲益。這一概念一經提出,社會各界反響熱烈,廣泛參與對這一概念的討論。曾在微軟工作7年、《Slate》網絡雜志創辦人邁克爾?金斯利創建了一個網站,集中一批有識之士共同討論“創造性資本主義”。“創造性資本主義”的宗旨是要為構建更加合理的資本主義經濟體制提供新思路,希望通過“創造性資本主義”緩解資本主義制度危機,挽救資本主義制度。這是在新自由主義遭遇發展危機之後,人們紛紛提出的改良資本主義制度的眾多理念之一。

    “創造性資本主義”要改變現行資本主義制度的如下兩個方面的弊端︰一是資本主義制度具有本質上的非共享性。2009年全球GDP總量達到了57萬億美元,人均接近1萬美元,全球的物質財富足以保證地球上的每一個人豐衣足食。但是,事實卻是,地球上有10億人衣不遮體、食不果腹。二是資本主義的利潤價值觀。資本主義生產的動力和生產的目的是攫取利潤,這導致資本主義生產與人類社會的真正需要脫節。資本主義的市場激勵機制是經濟機制,市場機制是用經濟回報來激發人的創造力。因此,經濟活動總是服務于富人。在一個兩極分化的世界,技術進步往往都是針對富有的階層。這導致窮人享受不到技術進步的成果,卻要忍受技術進步帶來的氣候和環境惡化問題。

    “創造性資本主義”希望通過推廣新技術,進行了一些惠及社會底層民眾的試驗。比如,在過去的20年中,微軟利用公司的慈善機構為那些沒機會獲得技術的人送去了技術。為了彌補數字鴻溝,微軟已經捐贈了價值超過30億美元的資金和軟件。微軟的一些最優秀的研發人員正在努力研發新產品、新技術和新的商業模式,以便使更多的人能夠獲得和買得起電腦。一方面,微軟設計了一種沒有文字的界面,可以使文盲或半文盲在少量的培訓或協助下學會使用電腦。另一方面,微軟正在尋求如何利用無線網絡,同軟件一起,來避免高昂的連接成本阻礙農村地區獲得網絡服務。世界衛生組織希望在非洲擴大腦膜炎疫苗的接種範圍,但它並沒有直接去找生產疫苗的廠商,而是先到非洲了解人們的支付能力。世界衛生組織了解到,如果要讓非洲的母親為她們的孩子接種腦膜炎疫苗,疫苗的價格不能超過50美分。隨後世界衛生組織要求合作廠商按這個價格標準組織生產。事實上,印度血清研究所找到一種新的生產方法,將疫苗價格降到了40美分。世界衛生組織允許該企業在未來10年為公共衛生體系提供25億支腦膜炎疫苗,同時允許它將產品賣給私營醫療機構。另一個例子是一家荷蘭企業,它擁有一種疫苗的專利權。該企業對在發達國家生產該疫苗的企業收取專利費,而發展中國家的企業則可以免費使用該專利。結果在越南生產這種疫苗的成本還不到1美元,而且這1美元當中還包含了運費和宣傳免疫等相關活動的費用。很多企業都可以利用這種差別定價,讓低收入人群買得起一些有用的藥品和技術。

    三、“創造性資本主義”能夠替代新自由主義嗎?

    “創造性資本主義”對資本主義弊端的分析,實際上觸及了資本主義自身的弱點,或者說是資本主義制度的局限性。地球是整個人類的地球,而資本主義制度是服務于一小撮富人的制度。因此,資本主義制度不符合整個人類的需要。或早或晚,資本主義制度將被更合理、更公正、更符合最大多數人利益的制度所取代。人類社會制度的演變也正是遵循著這樣一種發展路線不斷地前進。

    相對于目前陷入發展僵局的新自由主義而言,“創造性資本主義”如果通過實踐和理論的提升,成為替代新自由主義的一種資本主義發展策略,在一定的歷史時期內有其進步意義。“創造性資本主義”並不是由比爾?蓋茨第一個提出,早在半個多世紀前,彼得?德魯克就已經在他的著作中指出,大企業作為這個時代最重要的社會組織,需要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當前的大企業所謂的承擔社會責任,多是用慈善作為一種品牌營銷手段,而不是把對社會承擔責任作為自身的一個組成部分。而“創造性資本主義”的提出,正是要將企業承擔的社會責任變成企業自身的一個組成部分,而不僅僅是企業的一場場做秀行為。因此,“創造性資本主義”要實現的是一種制度創新,是想構建一個新型的資本主義制度。

    “創造性資本主義”設定的目標是終結貧窮,但它使用的方式是將企業功能最大化,靠企業去解決在原本的制度設計中本應由政府完成的角色。盡管相對于新自由主義,比爾?蓋茨的“創造性資本主義”有一定的歷史進步意義,但是,“創造性資本主義”本質還是一種資本主義制度。“創造性資本主義”是在認可資本主義制度的前提下,提出並研討的一種發展資本主義制度的方式方法。“創造性資本主義”是要在資本主義制度的框架內,將資本主義的觸角伸向地球的各個角落,是要實現真正的資本主義“一統天下”,讓地球上的每一個人、每一寸土地都在資本主義制度的統治之下,是打著幫扶窮人和弱者的旗幟,尋找更多的可剝削、可雇佣對象供資本家剝削。“創新性資本主義”終究是資本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雖然可以實現對資本主義一定程度的改良,它依然是一種資本主義制度,不可能克服資本主義的根本矛盾,不可能從根本上挽救資本主義制度。

    (作者單位︰內蒙古通遼市廣播電視信息網絡有限公司)

稿源︰ 《紅旗文稿》2012年第7期 作者︰ 王 平 責編︰ 張愛玲